四月,让我们一起中超吧(转自天涯中超吧)(转载)

  1995年,在成都,甲A联赛最后几轮,“保卫成都”的口号响遍全国,一票难求,于是有了以下场景————在那些深秋的夜晚,成都球迷带着厚毛毯坐在售票处外排队买票,排队的长龙一眼望去看不到头,很多人因为担心买不到球票在大声抱怨,全兴老总杨肇基面对骚动的人群情急之下拿着扩音大喇叭跳到桌上大喊:“我们一定会满足大家,让所有人进场看球。”

  四川全兴队赢得了最终的保级胜利,全城鼓舞。央视的转播镜头对着观众席一扫而过,一位姓沈的胖球迷泪流满面,这一画面在此后几年的甲A集锦里频频出现。

  15年之后,世事变迁,全兴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现如今,这座昔日为了足球而疯狂的城市已经很难留住他们的子弟兵——成都谢菲联。当年的“金牌球市”也不再有人提起,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在成都,去球场看球的人每场比赛很难超过五千,这座城市已经不会再为了足球而激动,李宇春取代了魏群姚夏,成为成都新的偶像,当年那些曾经两天两夜排队只为求购一张甲A门票的痴心人,在若干年后,坐在电视机前,用他们的手机,小心翼翼地发送出一条又一条为春哥拉选票的短信。

     还是那一年,在东北的辽宁沈阳,球迷点燃了手里的报纸和头巾,送别降级的辽宁队最后一程,姜峰 于明 庄毅,一个个老大爷们泣不成声离场,场外不愿离去的球迷等候球队的大巴缓缓驶出,忽然有人冲出人群跪在车前狠狠地将头砸向地面,瞬时额头就渗出血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车上的辽足球员不忍再看多一眼,于明走下车来扶起球迷一起抱头痛哭。

     几年之后,更年轻的辽小虎卷土重来,他们几乎就创造了升班马夺冠的神话,但是最终功亏一篑,最后一战被国安阻击后,彼时还很稚嫩的李金羽几乎见自己身上任何能脱下来的东西全部哭着脱下扔给远道而来的辽宁球迷。

     两个月前,李金羽宣告退役,辽宁队也早就不是当年人人害怕的“东北虎”,多年来,他们象流浪汉一样辗转辽宁各大城市,甚至还曾经主场移师北京,在颠沛流离中,他们失去了很多球迷,正如同他们失去的那些荣誉一样,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再能重新得到。

     2000年,在上海,也是联赛收尾阶段。申花主场迎战大连,若胜则还有夺冠希望,比赛前一天晚上虹口体育场外无数球迷排队购票,排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位来自浙江丽水的小女孩,她从95年开始就疯狂迷恋上那支青春飞扬的申花队,这次她是坐了8个小时的火车赶到上海为自己心爱的申花队加油助威,排队的上海球迷知道了她的艰辛之后,主动让出了最前面的位置表示敬意。

     那天虽然是夏日之夜,但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还夹杂着某某号来袭的台风,很多人风吹雨淋之后冻到发抖,但是无人离开,队伍里甚至还出现了年过50的老人,他是来替自己生病的儿子排队买票,毫无怨言,直至第二天早上买到球票。

     那场比赛,凭借兰科维奇的一粒点球,申花一球小胜大连,保住了夺冠的希望,球队大巴在离场时,坐在最后一排座位的祁宏对着欢呼的人群做出了一个加油握拳的手势,很灿烂,也很提气。

     10年之后,祁宏从城市英雄变成了“罪人”,而申花的每一个主场也早已经没有了排队买票的球迷,这座城市有F1有大师赛有姚明有刘翔还有周立波,未来还会有迪斯尼,申花队不再是城市骄傲。

     2001年,西安——这座历史名城,终于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甲A球队。继成都之后,中国新的金牌球市诞生,你永远无法想象这里的球迷曾经多么热爱他们的球队——陕西国力。

     在此前被禁赛主场罚到宝鸡的甲B岁月里,西安的球迷将通往宝鸡的高速路堵的水泄不通,每一辆车上都挂着西北狼的黄色旗帜,而当冲A成功后,每一个主场都坐满了球迷,真正做到了“座无虚席”,当马科斯进球后掏出面具戴上时,全场球迷山呼海啸。

     此后当前主帅卡洛斯重返陕西时,国力的球迷组织了数百辆车一路开到咸阳机场去迎接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沿路的高速路收费站大开绿灯,只要是挂着黄色缎带国力旗帜的车辆全部免费放行,卡洛斯面对近千人的迎接团队,感动的将头扭向妻子的身后,因为他不愿意让球迷看到自己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一年之后,一个叫王珀的人把陕西国力推向深渊,于是我们都知道了这么一件事情,一位老球迷在球队训练时找到王珀二话不说跪在面前,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王珀离开陕西就行。

     最终王珀离开了陕西,但是他把国力也带走了,目的地宁波。那里是他们的新主场。

     还是当初迎接卡洛斯的那些球迷,在一年之后他们又哭着送别了这支曾经为之无限热爱的陕西国力队。

     现在的西安依然有他们的中超球队,名字叫浐灞,每场去看球的球迷人数也不少,但是再也未能象当年那样座无虚席了,很多西安的球迷心已经被伤透,也有很多西安的球迷在感情上不再接纳这支外来户球队。而那位曾经被他们痛恨唾弃的王珀,也在沈阳等待着对他的判决。

     人在做,天在看!

     在那些并不遥远的记忆里,在重庆 在武汉 在北京 在大连 在天津 在济南,等等等等,足球曾经给这些城市的球迷带去太多难以磨灭的回忆,他们的青春都献给了那个叫做“甲A”的岁月,所有70 80后的中国球迷都曾经象我一样,期盼着每一个主场比赛早点到来。

     那个时候的我们是如此的单纯和虔诚,在每一场比赛后的第二天早上,几乎所有的办公室和教室里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他们城市的球队昨天的表现。

     所有的卫视也会在周末的比赛日直播家乡球队的赛事,我们习惯手拿遥控器在山东卫视 上海卫视 四川卫视 辽宁卫视之间来回穿梭,认真地计算着积分榜上微小的差距。甚至对于甲B我们也是那么的关注,刘建宏那个时侯还不会矫情地喊着:“进啦进啦进啦进啦”,当时的他尽职地拿着采访话筒奔波于每个甲B赛场,然后和他的同事张斌精心制作着每周四的《足球之夜》。

     直到今天,我还固执地认为,那个时候的《足球之夜》前半段关于中国足球那两个小时的报道,是我见过的最棒的足球电视节目。我曾经尝试过想在网络上搜索出那段甲A红火岁月里《足球之夜》的视频。但是很可惜,我再也找不到了,就象我逝去的青春一样。

     甲A,对于当时的很多人来说,最大的贡献就是,终于让中国球迷有了一支属于他们自己的主队,一支可以去球场为之摇旗呐喊为之疯狂或哭或笑的主队。这才是真正的主队,尽管他们的水平不高,但是那样的情感,和我们今天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我萨 我厂 我魔”是不一样的。当自己支持的球队输掉了甲A比赛后,真的是会有心痛的感觉的,而现在,即便我们再喜欢曼联或者皇马,当他们输掉比赛后,一觉睡醒,太阳照常升起。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亲爱的球迷们,那些,并不是你们真正的主队。

     终于到了今天,中国足球成为了笑话,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他们从不看中超,不关心国足,甚至一旦有人和他们提起中国足球,他们会很鄙视和不屑。以至于我们现在都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做球迷,你是不可以喜欢中国中国足球的,即便喜欢也不能说出去,因为一旦让人知道你还关注中超的话,身为一个球迷,你的档次无疑会下降很多,有些人管这个叫“土鳖”。

四月,让我们一起中超吧(转自天涯中超吧)(转载)